当前位置
主页 > 今日头条 >
湖南跑胡子-苏叔阳在京逝世
2017-10-15
全新京报讯(记者 刘臻)7月17日,全新京报记者自苏叔阳的儿子苏霆处得悉,当代知名剧作家、作家、文学家、诗人苏叔阳在2019年7月16日晚,由于病于北京去世,享年81岁。
 
苏叔阳,1938年出生河北保定,1953年起文艺创作,1960年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就读,曾经于中国人民大学、北京中医学院(今北京中医药大学)等高校就读。
1978年苏叔阳改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剧(国家一级编剧),1979年之后任中国作协理事、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等。他编写的话剧《丹心谱》,获庆典中华人民共和国创立三十周年致敬表演创作一等奖,《左邻右舍》获全国话剧、戏曲、歌剧杰出剧本奖。其代表作有电影《夕照街》、《春雨潇潇》、《全新龙门客栈》等,著有长篇小说《故土》,中短篇小说《婚礼集》、《转动餐厅》、《老舍之死》等。苏叔阳的作品曾经遭译本成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西班牙、日本、波兰、捷克、斯洛伐克、意大利等外文,及维吾尔、哈萨克、蒙古、西藏、朝鲜等国内少数民族文本。其中以此苏叔阳读本散文体样式编写的《中国读本》以此15种文字出版,于世界发售1200多万册,沦为中国图书 “走出来”的范例。近作《西藏读本》 亦译成多种文字普遍发售。
全新京报记者曾经在2017年采访苏叔阳,当年79岁的他,已没办法全然掌握身体,25年后,他患了肾癌,丧失了右肾,后来“常常拉肚子,能绝不外出尽可能绝不出来”。
 
苏叔阳。全新京报记者王嘉宁摄在2017年
他的一生,是和书作为伴的一生,刚识字就读《安徒生童话》,青春期泡于河北图书馆,大学于人民大学装置地念书,就读之后成了一个“画画的人”。
作家身份让他票房了许多赞誉,家里的书架之上错落放置着源自各个国家的奖章,有联合国颁的艺术贡献特别奖,中国的华表奖、文华奖、金鸡奖等。
荣誉并且绝不是他创作的动力,本心便是。
苏叔阳曾经阐述自己,没有背叛过朋友,没有欺凌过人,没有穿过后门,说的均是真心话。
母校让他知道“人生观”
能去人民大学念书,苏叔阳“生气得要命”。
高中那会儿,他数学少,旧于以及格线游走,担忧自己上绝不了糟糕的大学。出成绩那天,未曾满十八岁的他站于校门口看榜,自最终一行起看,始终均没自己的名字,没有料到考了北京考区第八名,成功考进人民大学。
这个地方书卷气浓国,非常对于他的胃口。
打小,苏叔阳便是一个“书虫子”。未曾上小学时,他爱靠于保定家门口的洋槐树之上,一旁看《海的女儿》,一旁斗恶龙;五六年级起,他会去河北图书馆借书看,借书证是一块乌木做的,他揣着书本,看荷花冒出尖角、花期,再次到结藕,残缺荷,“尤其德”。
1956年,人民大学第一届中国共产党党史专业招生,苏叔阳沦为其中一员。这所学校教风严苛,老师上课会扣之上整洁的风纪扣,他们不依附书本,讲的每一句话均有出处。有时,他能听见一些特定的课——胡耀邦曾来予他们之上过课,李先念的秘书来念过李的手稿,万里、朱德均曾经站于他们的讲台。
人大得到苏叔阳的,有别处寻绝不来的见识与体验。
小一时,他与同学们曾经于机场仪仗队喜爱阿尔巴尼亚代表团,代表团未曾到,周恩来总理先行到停机坪,挨个儿与大家交谈。“我个子绝不是非常低,站于学生队伍末尾,周总理两只手与我交谈,眼睛看着我的眼睛,笑容着,便像一个长辈看着晚辈一样,头也往我弯曲,与我交谈。”他们于交谈之中探究到“古史分期问题”,探讨到郭沫若的观点,周总理激励同学们可予郭沫若致信,他们写了,也接到了回信,贴于历史系的走廊之上。“我想,这某种是周总理予郭老打过电话。”苏叔阳说,与周总理交谈的画面一生精彩。
于平时的学习之中,他的老师何干之教授常常叮嘱他:你要忘记,板凳要坐十年热,文章绝不写半句空。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,要有自己的独立国家见解。
母校种种,让他逐渐知道了“人生观”是什么。
“心宽一寸,病退一尺”
1960年,自人大就读之后,苏叔阳渡过了一段一帆风顺的时光,写了很多诗歌、话剧、散文,他经常写北京市民与知识分子的生活,笔触有浓郁的北京风俗画色彩,有人称他“京味儿小说家”。